關於部落格
老是在尋求公平的天秤座
  • 1065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角七號,好久沒進場看國片啦!

睽違以久的國片,以小人物、鄉土親和力,讓不進場看國片的觀眾們也折服了,這片子這麼紅,其實是有點兒佔了天時地利人和。在這之前,國片那兒有這樣的好光景?能有三、五百萬的票房,如果能上千萬根本就是該放鞭炮的喜事了。這部片子能夠紅透半邊天,上看四億的驚人成績,「不刻意」應該是原因之一,正因為國片「比較」沒有票房壓力,所以導演反而將潛力發揮出來。

魏德聖說:「不用很刻意,就單純講故事,觀眾會買單的,電影本來就是個創造的東西,你滿足觀眾去創造他要的東西反而會失去觀眾。」(中廣新聞海角專題二)

另一個天時地利,在於海角七號劇情以各種文化衝突的爆點為主,運用文化衝突、溝通、衝突、溝通的節奏,結合亙古不變的追求夢想情節,加上音樂、兩代異國戀情、異鄉遊子回鄉的各種元素,觀眾好看喜劇,而「衝突、溝通」的劇碼,顯然對現今政局、民情有著和緩的意味,觀眾期待的,該是衝突之後溝通,溝通之後皆大歡喜的結局。

追求夢想,何必是主角、女主角?就算是各種小人物,也可能創造出令人驚艷的好成績,這和以往追求得獎、瘋狂講究運鏡、色彩、隱藏深意的國片大相逕庭,就算商業又如何,如果無法吸引觀眾進場觀賞,曲高和寡又如何?

「電影就該具備常民文化的特質。」魏德聖說,人們都喜歡聽故事,「海角七號」從小人物生活面講共同實現組團的夢想,「賽德克‧巴萊」詮釋歷史戰場上英雄的信仰以及化解仇恨,這些故事共同點都是「平民造反」,儘管是烏合之眾逞匹夫之勇,卻呈現小人物集結力量大的感動,更深層想法是化解了不同時代結束所留下的仇恨,這是喜歡讀歷史的魏德聖,無法割捨的浪漫情懷。(時報)

電影爆紅,除了裡頭角色全部翻紅外,「國境之南」恆春成了最夯的景點,劇中幾個景點遊客絡繹不絕,小米酒馬拉桑該是最成功的置入行銷,原住民的琉璃珠、劇中的幾首歌也是紅翻了,只是衍生出來電影原聲帶的一些問題,成了海角七號爆紅的些許後遺症。

很多人、媒體都認為「海角七號」代表了台灣新本土精神,或者吧,希望台灣人追求夢想的熱情能夠持續下去,永不輕言放棄,期待雨後彩虹的出現,微笑掛在每個人的臉龐,期待,總是最美的!

「電影是夢,也是人生。雨後不一定有彩虹,希望也每每會落空。但永不放棄地追求,或許就是一種台灣新時代精神的體現。」(中央社)

「它闡釋台灣人永不輕言放棄、永遠打不死的精神,成為台灣這十年來最成功的本土電影。」(中央社)

閒聊時朋友提及「海角七號」只是部商業片唄,言下之意似乎其他曲高和寡的藝術片比較高尚些。不過「海角七號」之前就得到日本亞洲海洋影展首獎,這兩天再度榮獲2008年第28屆夏威夷影展競賽單元最佳影片獎。雖然夏威夷影展由LV集團主要贊助獎項,不過,能獲得國際青睞,仍有著濃厚獎勵意味,比起動不動兩岸三地的大部頭片子,或者是千軍萬馬的封建片子,說起來「海角七號」真的也不差呀!何必貶低賣座的電影呢,未必其他不賣座的片子就很有藝術價值啦!

也不是說「海角七號」就多有藝術價值,還是拍的多好?主要還是觀眾願意進電影院觀賞,光是這點就很值得肯定啦!

星媒指海角七號 凝聚台灣精神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康世人新加坡六日專電)新加坡中、英文兩個主流媒體今天不約而同以專文介紹最近在台灣最熱門的國片「海角七號」。這兩篇專文都認為,「海角七號」象徵著台灣人不屈不撓、永不放棄的精神,也凝聚了台灣精神,讓民眾找到生活中的心靈雞湯。

新加坡英文主流報紙「海峽時報」今天在十四版「世界與區域」版頭,以「對台灣人來說真正的本土電影」為題,以半版篇幅來介紹這部電影和台灣影壇現況。

文章開頭說,在經濟、政治及超乎平均數颱風等陰霾的秋季台灣,國產電影「海角七號」成為陰霾中的亮點。它闡釋台灣人永不輕言放棄、永遠打不死的精神,成為台灣這十年來最成功的本土電影,從八月底上映以來票房已經超過新台幣三億元,勝過許多好萊塢電影,也是台灣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賣座最佳的國語電影。

文章引述一部落格作者的文章提到:「這是一部講述愛、挫折與人性的故事,讓觀眾感到驚訝與著迷」。

文章也引述行政院新聞局電影處處長陳志寬說,這部電影充分反映了南台灣人的單純與熱情,也反映了地方政治;另一知名電影導演侯孝賢也說,這是部非常、非常本土的電影,拍得非常好。

陳志寬告訴「海峽時報」,台灣電影的低迷不是因為缺乏電影製作人才,而是缺乏商業頭腦。過去許多電影過分注重藝術性往往導致曲高和寡。

文章指出,以「海角七號」的成功來判斷台灣電影業已走出谷底,似乎還言之過早,但陳志寬說,「我相信台灣電影業將會復甦,因為海角七號的成功,增加了投資人的信心」。

另外,「聯合早報」,今天也在第十六版「中國新聞」中,以「『國片熱』凝聚台灣精神」標題、三分之二版篇幅,報導「海角七號」。

文章認為,輿論熱議「海角七號」,在台灣社會充滿不確定感的當下,這部電影似乎不僅凝聚一股台灣精神,也讓民眾找到生活中的心靈雞湯。

文章也引述台灣新聞工作者石秀娟的談話,指電影中失意樂團主唱阿嘉曾感嘆:「我奮鬥了十五年,結果還不是一樣失敗,其實我並不差。」其實那個「我」就是台灣,十五年力爭加入聯合國,但次次都失敗的現實。

石秀娟認為,「海角七號」大受歡迎,是因為它代表台灣人對這塊土地的強烈認同,即使失敗,還是堅持下去。

文章最後說,電影是夢,也是人生。雨後不一定有彩虹,希望也每每會落空。但永不放棄地追求,或許就是一種台灣新時代精神的體現。971006

 開發自己的腦袋 魏德聖革好萊塢的命 時報
「這次不能輸,否則就代表我真的不行…」今年8月前,這個千斤包袱還壓得魏德聖喘不過氣,誰也沒料到,「
海角七號」短短8周竟躍居台灣史上最賣座華語片,也超過魔戒、變形金剛等,躋身中外影片前3名,讓他終能在短時間內解放!

就像跑完百公尺用不到10秒鐘,魏德聖鬆了一口氣說,「原來我肩上背著棉花,不是鐵砂。」以前大家認為,拍2千萬元國片不可能回收,拍到5千萬元更別想,除非有卡司、特效等等,但魏德聖就是不妥協,也不認為好萊塢模式適用台灣,他真心相信只要把國片建構在普世價值之上,再附加一些台灣觀點、美學品味,就可成為獨一無二的好片。

沒有錢,創意、執行裹小腳。

那就是「海角七號」,魏德聖初掌大成本的長片,便是一部用來證明自己信仰和潛力的電影

在此之前的3、4年,他每天找錢籌拍「賽德克‧巴萊」,夢想將歷史上霧社抗日事件的賽德克族,塑造為在地英雄典範,加上賽德克族獨特的民族美學和信仰,必是一部讓全球驚豔的台灣史詩電影。

只是在集資千萬美元拍片過程裡,任他怎麼說,投資者腦袋裡永遠是黑白影像,他索性舉債2百萬元作1支5分鐘募款短片,吸引人們聽他講故事,哪知道感動只有一晚,隔天恢復理性的投資者質疑,誰會想看原住民?又沒有國際語言、卡司?賽德克巴萊將只是部冷門小眾的電影?!

沒有錢,會阻礙創意和執行,魏德聖決定先拍一部溫馨小品拉近跟投資者的距離,同時要是商業潛力大的作品,讓外界信他,才會投資他,像是打撞球,做球給「賽德克‧巴萊」。於是他用1年時間構思「海角七號」,1個月完成劇本,集監製、導演、出資者於一身,把他對電影的市場性和理想性一次呈現。

由於考慮到低迷國片像心跳微弱病患,亟需重重電擊,魏德聖在「海角七號」裡加入大量煽情元素,企圖在最短時間發揮最大感染力。像是用音樂擴散感染力,加入笑點增強感受力度,讓劇情不會鬆散,以及用感動讓觀眾沉澱,愛情故事更是人們愛看的,把這些商業元素轉化為連串大事件,以快節奏呈現,就成了一部熱鬧繽紛的電影。 

當然魏德聖沒忘了要做實驗,向外界證明,只要片子好看、演員到位,諸如成本、特效、卡司等都是市場迷思。這次他甘冒可能一輩子還債度日的風險,花5千萬元拍片,其中3千萬元舉債而來,儘管大家提醒他要注意卡司、語言、景點,否則無法進軍海外,但他覺得講一個發生在台灣的故事就該有台灣特色,描述一群不得志或苦無機會者組團夢想,就該從唱片市場沒落而退居角落或幕後的歌手裡找演員,把他們組合起來可創造更大爆點。

拍片就是不斷動腦、解決問題然後完成。

拍到這裡,魏德聖已經沒有放棄的本錢,既然想破除台灣影業自我設限的框框,他就第一個帶頭殺出去!

其實這股革命情懷在他心裡已久,執導拍攝過多部短片,在當年都被視為代表作,卻每每得不到新聞局輔導金或電影節百萬首獎等回饋,讓他覺得不公平、怨嘆,為什麼要用自己的錢甚至舉債拍片?「賽德克‧巴萊」募款片更被當成業界笑柄。

直到他看清國片的包袱,便決定要改變市場遊戲規則,甚至帶頭革命,在台灣革好萊塢的命!

魏德聖分析,很多人嫌台灣市場小、資金少,難支撐大製作、高品質國片,許多事情先自我設限,沒拍就推說不可能,但他做過已故導演楊德昌的副導,也策畫過由好萊塢出資、照好萊塢模式拍攝的電影,「其實拍片就是不斷動腦、解決問題然後完成,困境和奇蹟常常是伴隨而來。」

更何況,他不認為好萊塢那種擴大製造規格、行銷規格的模式,可以套用在台灣,台灣應該學習獨立製片,觀摩日本、英國等影人,在對外開放、好萊塢壓抑下,走出自己的路。

眼看「海角七號」票房飆破4億元大關,他笑稱:「最後票房會證明你跟消費者有多近!」這是他入行10年最大奇蹟,跌破所有人眼鏡,包括他自己,原以為能回收就不錯了。

魏德聖分析,片子好看才有價值,在價值之上附加一點,去超越消費者預期,才能夠吸引他們,但不要迎合市場或一步跨太遠,好比黑矸裝醬油,讓醬油吃起來多些鹹甘味,大家都會想來試試看。「海角七號」票房起來、媒體大量報導後,他已經分不清,大家是可憐支持他?還是片子真的好看看那麼多遍?肯定的是消費者口碑發揮很大效應,那是一群人在電影院一起歡笑一起感動的氛圍。

「電影就該具備常民文化的特質。」魏德聖說,人們都喜歡聽故事,「海角七號」從小人物生活面講共同實現組團的夢想,「賽德克‧巴萊」詮釋歷史戰場上英雄的信仰以及化解仇恨,這些故事共同點都是「平民造反」,儘管是烏合之眾逞匹夫之勇,卻呈現小人物集結力量大的感動,更深層想法是化解了不同時代結束所留下的仇恨,這是喜歡讀歷史的魏德聖,無法割捨的浪漫情懷。

先壓住海外版權不賣,等台灣大賣再爭取較好條件。

對創作者來說,每部作品背後總有兼顧市場性和理想性的拉扯與算計,但核心是「要知道為何而戰!」魏德聖指出,一部好片的基本是建構在普世價值之上,若能夠給予在地觀點、美學品味,就會是獨一無二的創作,他深信台灣常民文化有著繽紛生命力,足以躍登國際舞台。

不過面對好萊塢龐大影響力,魏德聖清楚,沒有明星、大導等,談海外版權會被一直砍價,拿去跟一般本土片比,所以他決定再賭一把,先壓住海外版權不賣,等台灣大賣再爭取較好條件。

 果然「海角七號」創下台灣中外片Top 3紀錄,將代表台灣參加奧斯卡外語片競賽,吸引海外片商、媒體注意,帶動一個「好奇」市場,亞太加英法、北美、以色列波蘭等10多國詢價,是台灣電影少有盛況,日前在亞洲最大市集釜山影展上賣出新、港、韓版權,都有7位數好價錢。

其他國片票房似乎也被帶動,許多人開始問,國片是否再現新浪潮?又會不會一窩蜂形成蛋塔效應?

魏德聖認為,第一個喊衝的是開創者,第二個是經營者或取巧者,其他人什麼都不是,這幾年台灣導演都領悟到,「跟」不是一條該走的捷徑,套句楊德昌的話:「不要開發別人的腦袋,要開發自己的腦袋!」只要不跟,講自己熟悉的故事,讓國片多元化且好片連連,就會得到市場真誠回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